菠萝蜜视频入口4

沉月峰,地下研究所。

“警报警报自毁程序已经启动,请相关人员尽快撤离”

警报声连接响起,闪烁的红色灯光,更是催促着人员离去。地下研究所的相关人员搭乘专用的高速电梯,迅速撤向地面。当他们从紧急疏散通道里出来时,便迎面撞上了擎天堡士兵,这些研究人员基本上都没有反抗,果断选择了投降。

对于黑星堡的研究人员和学者,特别是没有抵抗的情况下,擎天堡并不会为难他们,甚至给予远高于俘虏的优待。这些人都是各个领域的人材,擎天堡如果可以顺利接收,对于堡垒在科技领域方面,将有莫大助力。

地下研究所里,现在就只剩下一个人,宫博。

这个主管依旧站在观察窗前,观察窗外面,那个人造的地腹空间里,恶魔大脑像是感觉到了什么。

那个大脑表面上闪烁着不同颜色的光芒,蓝色、红色、和青色交替相映。在光芒闪烁的频率达到极致的时候,上面的隔离板开始变形,隆起,然后被撕裂。

一团团逆界菌群像泥浆似的,从那些撕裂的隔离板层间涌下,它们在恶魔大脑的下方迅速聚集,然后构筑出轮廓。

宫博惊奇地看着这一幕,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。就见菌群飞快构筑出一个人形体,最后菌群包裹住大脑,这个人形体的脑袋上,立时亮起两片光芒,就像人张开了眼睛。

“太了不起了”

宫博哈哈大笑起来“这是什么,紧急逃生机制吗因为大脑本身无法移动,所以控制菌群构筑形体”

“了不起真是了不起”

你的模样

恶魔大脑被菌群人体接收之后,这个类人形体动了起来,它狠狠地冲了过来,撞在了观察窗上,似乎想要破窗而入。

观察窗被它撞得一阵猛晃,却连条痕迹都没有。用复合材料制作的窗户,具有高强度的抗打击性,又岂是那么容易被撞破的。

那个菌群聚合体见撞击无果,又整个人贴到了窗户上,随后窗户外层快速出现了一片片灰白色的泡沫,并升起淡淡的黄色烟雾。

宫博哈哈笑道“还能够分泌强酸,但是很可惜,强酸是无法腐蚀这面窗户。而且”

研究主管贴到了观察窗上,用手隔着窗户,按在聚合体的脸上,仿佛想要捧住这张脸“而且,时间到了,孩子。”

宫博身后有火光一闪。

随后,炽热到难以形容的火焰像海啸般冲来,研究所里的仪器、管道、器皿。被这片火焰冲刷而过,几乎在眨眼间就开始爆炸、融化

火焰喷到了宫博的背后,主管表情骤变,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。叫声刚响起,火焰就从他的眼睛和嘴巴里喷了出来,然后拍在了观察窗上。

观察窗迅速升温,窗户飞快腾起一片火红,窗外的聚合体立刻离开了窗户。它冲向那个空间深处,同时,观察窗波一声炸碎,炽热的火焰喷薄而出,瞬间填满了这个空间的每个角落。

聚合体在烈焰中发出细密虚幻的叫声,菌群表面分泌大量的水份,可难以抵

挡高温火焰的侵袭。几乎是接触的瞬间,菌群片片化成灰色,随后着火。

最终,那被聚合体收藏在内部的大脑,就像一颗放在烤箱里的鸡蛋。一声闷响,整个爆碎,随后被烈焰烧毁。

火焰遍布整个研究所后,便开始沿着各种管道、空间,继续冲击蔓延。于是从地下研究所开始,烈焰向上喷发,引发连串爆炸。

它们通过各种空间延伸,最终被引导到当初设计好的指定区域,就这样,整座沉月峰猛烈一震,随后从黑星堡城区的各个角落里,喷起一道道炽热的火柱。

这些不是普通的火焰,而是具备化学性质的火焰。除了高温外,它们还具备了粘性和毒性。

被火焰沾上,无论扑打还是喷水,都无法扑灭,只有等火焰里的化学物质挥发殆尽后,才会自行熄灭。

并且,它燃烧引起的浓烟带有强烈毒性,不慎吸入,普通人在1分钟内就会引起呼吸器官衰竭,窒息至死

顿时,黑星堡变成了一座炼狱,那些正负现清理战场的士兵,大多数没来得及逃得出来。就被火焰活活烧死,又或吸入毒烟致死。

在城区爆炸的时候,天阳跟霁雨正准备离开,数分钟前,城区里的战斗就已经结束,韩树已经先开溜了,他们两个则在搜寻伤员。

当他们各架着一个伤员准备离开的时候,火柱突然从不远处的地面喷了出来。随后地动山摇,城区下方仿佛火山爆发似的,一条条火柱争先恐后地炸射出来。

两人连忙背起伤员,星蕴显现,在爆炸和各种飞溅的碎片中穿棱,等他们冲出了城门,将伤员放下时。却发现伤员因为吸入了毒烟,已经窒息而死了。

至于他们,一没被火焰沾附,二来星蕴隔绝了空气里的毒素,倒是没有受伤。

可看向黑星堡,两人脸色都很不好看。

黑星堡完了。

猛烈的爆炸,依旧在不断喷发的火柱,将这座堡垒炸成了碎片,炸成了废墟。谁会想得到,黑星堡这么绝,这么狠。

它宁为玉碎,不为瓦。

即使战败,最后的最后,还要再反咬一口。

这波爆炸,非但再带走擎天堡一部分士兵,还把堡垒变成了废墟,让擎天堡能够收获的战利品缩减到最少。

看着城堡里喷涌的火光,天阳颇觉不是滋味,完没有获胜的喜悦。

今晚,黑星堡用这片毁灭的烈焰,为自己的落幕,划下一个沉重的句号

翌日。

天亮了,沉月峰上,仍旧狼烟处处。

联军还没有走,军队回到平原的营地里,还有大量的伤员需要救治。这份善后工作,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完成。

今天,军营指挥中心里摆了一张圆桌,圆桌周围已经坐下几人。分别是擎天堡的曹刚、飞梅,以及惊涛堡的陆剑、林沧海。

另外,还有两边堡垒,几位将军、指挥官各自派系的属下。

“黑星堡的讨伐战,在昨天晚上顺利完结,这场战争了,多亏了惊涛堡的各位鼎力相助。

我们才能这么快结束一场堡垒战争,在这,我仅代表擎天堡上下,感谢惊涛堡诸位的协助。”

曹刚站起来,面带微笑,侃侃而谈。

那姓陆的将军长了张马脸,倒吊眼,面容不甚讨喜。大手一挥,道“曹指挥,不用说这些漂亮的场面话。我们惊涛堡也不是无偿协助的,只要照我们之前说好的,把黑星堡三分之一的矿藏、领区以及人员划到我们堡垒名下,这就可以了。”

曹刚微笑道“陆将军,这点大可放心。等我方清点数目之后,会呈报一份给贵堡。届时,会有相关人员统计数据,并将贵堡应得的那份,一样不差地奉上。”

脚步声从帐外响起。

片刻后,一堵魁梧的身影挤了进来,正是夜行者的司令,褚岩。

老人依旧披着黑色长衣,只是那条机械臂已经报废,现在只剩下一条手臂。身上包满着绷带,一进来,就带来一股药水的味道。

即便是这样,褚岩仍然像个没事人似的,在他那张椅子坐了下来。

随后,包括张冬城在内,一众夜行者队长落座。

陆剑往老人看去,笑了起来,就是他太丑,笑起来比哭还难看“褚岩司令真是老当益壮啊,独自打败了黑星堡城主。不知道那位北辰城主,现在在哪”

“死了。”

褚岩看上去心情不太好,没好气地回答。

对于这个答案,陆剑并不意外,又问“那尸体呢”

褚岩单手摸出一根香烟,咬在了嘴唇间,后面张冬城上来,替他点着才又退下去。老人朝陆剑吐了个烟圈,慢悠悠道“废话,人死了,尸体当然是烧掉。”

“烧掉了”

陆剑跳了起来“那可是黑星堡的城主,就算是死,尸体至少要公示于众,怎么能私自焚毁”

“怎么”

褚岩一巴掌拍在桌子上“你要教我办事”

曹刚干咳了声,打起了圆场“褚司令,陆将军,都别激动,别伤了和气。”

陆剑这才哼了声,坐下来,又问“那黑星堡其它几个将军呢,不会都烧了吧。对了,我记得那个沧浪,是飞梅将军亲自出手的。敢问飞梅将军,那个沧浪现在在哪”

风暴的女将军淡然道“走了。”

陆剑愣了下“走了是什么意思”

飞梅看向他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昨晚在一边看完老爷子的战斗后,他就走了。”

陆剑失声道“你就这么放他走了那可是黑星堡的余孽,你怎么能放他走”

飞梅淡淡道“我拦不住他,不过他应该没走多远。如果陆将军有意将他擒下的话,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。”

陆剑顿时支吾起来,他那战力水份不少,自问不是沧浪的对手,哪里敢接飞梅这话。

见夜行者和风暴的人都别过脸去,嘴角似有笑意,仿佛在嘲笑自己,当下恼羞成怒“你们擎天堡到底是怎么办事的一个把尸体给烧了,一个把人给放走了,就你们这种散漫的军纪,我真替袁城主担心”

还在找”黑雾之下”免费?

百度直接搜索: “易” 很简单!

( =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