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原地址

云海之上,苏妍香正在快速地飞行着。

蓦然,正在飞行之中的苏妍香停下了身形,警惕地看向了四周。

“苏姑娘果然名不虚传,我们藏得这么好,居然都被你发现。真是可惜,就差那么一点了。”

随着苏妍香的停下,一道声音缓缓响起,紧接着,四周浮现出一道道的黑衣身影。在那最前方,却正是那在大乾皇都拦截自己的锦袍青年荣安晏。

苏妍香扫了眼那些出现的黑衣身影,足足十八名元丹境强者。

看这些黑衣人所站的位置,显然早已摆好了战阵在等着自己,如果刚才再向前飞行一分,就彻底落入他们的包围圈了,真是好险。

“荣安晏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苏妍香看着那锦袍青年淡淡地道。

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想请苏姑娘到我们暗影楼喝杯茶。这次我们暗影楼的行动被苏姑娘看在眼里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意外,就只能劳烦苏姑娘移步了。”荣安晏淡然道。

“我们天香楼一直都是保持中立,不参与你们之间的纷争,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泄露你的消息。”苏妍香说道。

“天香楼毕竟和南洲联盟站得近了些,这事情谁说得准,为了稳妥起见,只有委屈苏姑娘了。只要苏姑娘配合,我们保证不为难苏姑娘,等到事情结束之后,自会放苏姑娘离开。”荣安晏说道。

苏妍香闻言,知道荣安晏这是铁了心要抓拿自己了,没有再废话,身形一闪,立刻转身逃离。

单单是一个荣安晏自己就不一定打得过,何况他还带了这么多的元丹境强者,打是不可能打得赢了,只希望能够逃得掉。

爱笑的女生运气不会差

荣安晏早就已经预料到苏妍香不会束手就擒,轻喝一声“追!”

一个时辰之后,苏妍香在那些暗影楼杀手的联手之下,已经受伤不轻。

“苏姑娘,不要再挣扎了,你是跑不掉的。”荣安晏淡淡地道。

苏妍香看了一眼荣安晏,说道:“荣安晏,今天这笔账,老娘记下来!”

荣安晏对于苏妍香这番威胁毫不在意,苏妍香一旦落入他的手中,哪里还有出去的可能,迟早都会是自己的人。

这个绝色倾城的天生尤物,整个南洲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,荣安晏当然也不例外。

今天遇到这样的机会,荣安晏又岂能放过。

若不是想把苏妍香活抓,他们哪里用得着花费这么大的力气,以他们这么多人的力量,早就把苏妍香击杀了。

苏妍香冷笑了一声,手掌一张,一道灵符出现在手中。

还好有楚剑秋给的这道小挪移道符,要不然今天还就真的栽了。

荣安晏见到苏妍香的样子,心中暗感不妙,大喝一声:“动手,把她杀了!”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苏妍香逃了,如果活捉不了,宁可把她给杀了。

但是这已经迟了,苏妍香手中金光一闪,身形瞬间消失,没有留下半点踪影。

荣安晏脸色难看无比,四处张望一番,却哪里还能找到苏妍香的身影。

荣安晏咬了咬牙,喝道:“搜!”

说着,率先朝着一个方向追了过去。

那些黑衣人不由面面相觑,这漫无目的的,怎么搜,但是既然荣安晏下令,他们也只好照办,朝着四面八方一路追寻而去。

荣安晏脸色阴沉如水,苏妍香用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手段,自己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天香楼有这种神妙的灵符。

苏妍香这一瞬移,至少遁离到百里之外去了,否则,以暗影楼的追踪秘术,不可能感受不到半点踪迹。

苏妍香出现在五百里之外的一处山林中,看了看手中那道已经化为飞灰的灵符,心中不由一阵可惜,想不到楚剑秋给自己的这道小挪移道符,这么快就已经用掉了。

不过,这种道符还当真神妙无比,这可真是保命的绝妙手段啊,有了这么一道灵符,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。

只可惜,那家伙实在太抠了,居然就只是给了自己一道。若是自己有个几十道这种灵符,那以后闯荡天下还怕什么,何处不可以去。

不过苏妍香也就只是随便想想,并非真是想楚剑秋给她几十道小挪移道符。

她也知道这种神妙无比的道符,炼制起来必然不易,尤其是楚剑秋也和她说过,由于缺乏合适的材料,他也只能炼制出这种能够瞬间挪移五百里的下品符胆的小挪移道符,而无法炼制能够瞬间挪移五千里的极品符胆的小挪移道符。

苏妍香寻思着回去之后,要不要和师父说说这事,好好和楚剑秋合作一番,毕竟大乾王朝这种小地方找不出合适的材料,以天香楼的实力,那种高阶的材料可是不少。

若是和楚剑秋合作,提供这些材料给楚剑秋,让楚剑秋炼制个几百上千道这种小挪移道符,天香楼如果有了大批的这种小挪移道符,实力也会瞬间大涨。

如果再用这些神妙的灵符去交好那些大势力,如果运作得好,天香楼甚至都不用太过忌惮那人背后的势力,自己也不用东逃西跑,浪迹天涯,有家不能归了。

苏妍香想到这里,感觉这方法似乎大是可行,可以回去和师父好好地商量一番。

苏妍香这回并没有再在天空上飞行,而是在陆地上行走。

在天空上飞行的目标太过明显,很容易会被暗影楼那帮见不得人的死耗子盯上。在陆地上行走的速度虽然慢了些,但是毕竟行踪隐蔽很多。

……

万武商行中,楚剑秋看着夏幽篁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自己和大乾皇族是生死大敌,但是偏偏和夏幽篁又有着许多纠葛,苏妍香在走之前又偏偏把夏幽篁委托给自己来照顾。

“楚公子如果感觉为难的话,只需让幽篁离开即可,苏姐姐的话,大可不必当真。”夏幽篁幽幽地说道。

对于楚剑秋,夏幽篁心中也很是复杂,但是对他却并没有多少恨意。毕竟首先就是大乾皇族对楚剑秋不仁在先,楚剑秋与玄剑宗只是反抗而已。

而且大乾皇族大多数人都是死在血煞宗的手中,死在玄剑宗手中的反而寥寥无几。